媒体中心

媒体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媒体中心 > 钢铁动态
钢铁动态

铁矿石人民币计价模式正在形成

  10月份,力拓与日照港集团签署现货贸易首单人民币业务,并与山西高义钢铁有限公司代表签署销售协议。根据协议,力拓将向高义钢铁提供10000吨SP10中品位铁矿石(铁含量59%)。这是力拓和中国钢铁企业签署的首份以人民币计价的供应合同。
  据了解,淡水河谷于2017年开始采用人民币结算。必和必拓近期也表示,支持多种铁矿石价格指数良性竞争、混合定价。从三大矿山的表态和做法以及行业形势来看,铁矿石的议价权已经开始向中国倾斜。
  定价权缺失 产业链利润向上游倾斜
  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高速发展,我国钢材需求逐年增长。虽然目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,但是上游铁矿石供给高度集中,而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较低,一直缺乏与消费地位相匹配的影响力,多年来铁矿石卖方市场地位牢不可破。
  目前,我国钢厂进口铁矿石半数以上是长协矿。由于我国钢铁企业缺乏定价权,铁矿石价格并不一定能反映市场的供需关系,而是跟随钢材价格的变化而变化,钢铁行业往往增收不增利,一直都处于产业链利润分配的最底端。
  铁矿石进口进入递减周期
  作为铁矿石消费大国,从2010年开始,我国进口铁矿石数量不断增加,但这种趋势在2018年出现扭转。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,我国进口10.64亿吨铁矿石,同比下降了1.0%。2019年铁矿石进口量延续下降趋势,1月~10月份,我国进口铁矿石8.77亿吨,同比下降1.6%。
  目前,我国经济发展方式和增长动力都在转换,单位GDP钢材消费强度明显下降,钢材消费总量进入峰值弧顶阶段,中长期来看将趋于下降,而钢材消费量下降必然带来原料需求量的下滑。
  同时,作为铁矿石的替代资源,废钢资源总量逐渐增长。根据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统计的数据,2018年,全国废钢资源总产生量在2.2亿吨左右,同比增加2000万吨。其中,钢企自产废钢4000万吨,占资源总量的18%;从社会采购废钢1.8亿吨,占资源总量的82%。预计2019年我国废钢总量将为2.5亿吨,同比增加3000多万吨,其中社会采购废钢量将在2.0亿吨左右。到2030年,社会钢铁积蓄量将达到130亿吨~135亿吨,每年社会废钢资源产生量将达到3.2亿吨~3.5亿吨。
  一方面,未来钢材总需求可能出现缓慢下行,对原料需求将缓慢减少;另一方面,废钢供给量将逐年增加,对铁矿石形成替代,钢铁行业对铁矿石的需求将随之减少,全球铁矿石市场正逐步向买方市场过渡,迎合我国钢铁企业需要的人民币计价模式是必然趋势。
  国际矿商采取行动稳住买家订单
  在全球市场上,我国是铁矿石的最大买家,因此,我国铁矿石需求的增减,对全球铁矿石需求和价格的影响力也较大。
  虽然铁矿石进口进入递减周期,但我国仍是全球铁矿石最大进口国。2018年,我国进口的铁矿石中,自澳大利亚和巴西的到港量分别占其铁矿石发货量的79.1%和55.2%。两国都是出口导向型经济,铁矿石出口量如果大幅减少,可能影响到这两个国家本就已经疲软的经济增长。
  从2017年起,巴西最大矿企淡水河谷与我国钢企开始了常态化的人民币结算,今年初以来,淡水河谷已多次访问我国合作钢企。此次,力拓与我国企业签署的人民币计价合同,虽然量小,对贸易模式影响不大,但凸显了未来发展的趋势。
  近期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呼吁建立铁矿石供需双方认可的、能够满足上下游共同利益的良性合作关系。对此,几大国际矿商积极回应,必和必拓表示,支持多种铁矿石价格指数良性竞争、混合定价;FMG也表示,支持准确反映铁矿石供求关系、能为行业提供确定性的定价机制。
  我国铁矿石期货定价影响力逐渐提高
  在大宗商品领域,期货价格已成为国际贸易定价的重要参考。我国铁矿石期货合约于2013年10月份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上市,但由于国际矿山和投资者不能参与交易,铁矿石期货的影响局限在国内。
  2018年5月份,我国铁矿石期货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,实现国际化,截至今年10月底,已有170多个境外客户开户,分布在新加坡、澳大利亚、英国等15个国家和地区。其中110多个境外客户参与交易,其成交持仓稳步提升,市场结构持续优化。
  铁矿石期货自上市以来,每年成交量大概在2亿手~3亿手。今年1月~10月份,铁矿石期货日均成交量和日均持仓量分别为127.76万手和96.24万手。
  在铁矿石期货功能发挥方面,随着市场规模扩大,价格形成机制更为合理,更能反映全球现货市场的供需和价格水平,同时铁矿石境内外价格相关性不断提升,有利于现货市场参照期货价格进行定价和结算。
  供需关系是决定价格的最基本因素,铁矿石定价权一边倒的不平衡格局不会长期持续。
  目前,行业环境正在发生变化,企业间无序竞争的状况逐步改善,废钢资源供应量不断增加,铁矿石期货国际影响力提高。在多方面因素的共同影响下,国际矿商会意识到铁矿石最终的定价权还是要平衡用户利益,铁矿石议价权将向我国倾斜。
  不过,我国钢铁企业仍相对分散,面对高集中度的国际铁矿石供应商,议价能力尚单薄,铁矿石议价权的最终平衡还有待时日。